2019国拍自产在线综合>谈经论道>常态化疫情防控下的驾培生存发展分析

常态化疫情防控下的驾培生存发展分析

  国家统计局4月份发布的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显示:我国GDP同比下降6.8%。随着国际疫情持续蔓延,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加剧,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显著增多,复工复产和经济社会发展面临新的困难和挑战。受益于我国疫情防控工作的有力执行,我国疫情防控工作持续向好,防疫策略已转为“内防反弹,外防输入”,大部分省份已经调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响应等级,驾培行业也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有序复工复训。
  2020年春节期间,恒大研究院报告针对疫情影响做出了经济预判:“从宏观视角:需求和生产骤降,投资、消费、出口均受明显冲击,短期失业上升和物价上涨;对于中观行业:餐饮、旅游、电影、交运、教育培训等行业冲击最大;对于微观个体,民企、小微企业、农民工等受损程度更大。”基于以上预测并通过分析驾培行业现状,总结以下三个特点:一是驾培机构收入结构单一,严重依赖新增学员需求维持现金流;二是驾培行业属于“交运+线下教育培训+服务”行业,受到了巨大冲击;三是根据中国道路运输协会汽车驾驶员工作委员会(以下简称“中道协驾工委”)统计,80%以上的驾培机构属于民营企业,且教练员的薪资属于计件工资,导致从业人员受损程度较大。综上所述,驾培行业正面临一次前所未有的危机。
  目前有很多分析都是来自于2003年非典时期的历史经验,认为疫情过后会迎来一批报复性消费。但新冠肺炎与非典相比更具传染性,随着国外疫情倒灌、国内经济增长放缓、消费信心持续下降、驾培行业供需关系逆转等一系列不利因素的叠加,驾培行业连恢复性消费都难以达到,遑论报复性消费。根据2月10日中道协驾工委关于“新冠肺炎”疫情对机动车驾驶培训企业影响的问卷调查显示,近九成驾培机构资金状况仅能维持到5月底,且由于驾培行业具有人员密集程度高、车辆封闭环境、高接触性的典型特点,导致目前虽然复工复训,但是学驾需求受到明显抑制,仅处于消化已报名学员训练的境地,无法为企业带来现金收益。据调查,驾培行业一季度新增报名量同比下跌80%。
  但在各种唱衰的声音中也听到了一个与驾培行业相关的利好消息:根据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的汽车消费工作情况显示,虽然我国汽车销售量已经连续两年下降,表明经过多年高速增长以后,逐渐进入一个阶段性调整的平台期,但这并不意味着汽车销售会持续走低,我国汽车消费尚未达到发展的“天花板”。千人汽车拥有量刚刚超过世界平均水平,与发达国家相差甚远。未来十年,我国汽车消费还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。汽车消费必然带动驾驶人保有量的持续增长,随着国内疫情防控趋于稳定,疫情导致人们对私域空间的需求空前高涨,必将加速消化学车存量人口红利,那么驾培管理者要如何保证在生存险境中“活下来”,进而“活下去”,甚至“活得好”呢?我从三个方面提出一些思考,希望能为行业发展提供些许思路。
  一是绝对坚守行业底线,不断打磨核心能力。
  驾培行业作为向社会输送驾驶人的唯一关口,对驾驶人练就扎实的驾驶技术、树立正确的驾驶价值观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近期,某些地市管理部门推出了最低学时,即20小时就能够参加考试,必将进一步恶化当前应试教学的现状,催生更加恶劣的市场竞争,这种管理倒退是对道路交通安全源头把控极不负责。驾培行业的核心是培养安全文明守法的驾驶人,驾培机构应当严格落实机动车驾驶培训教学大纲规定的教学内容,严守学时底线,并根据时代发展不断充实教学内容,而不是变相缩减成本,一旦驾培从业者忽视了对道路交通安全的敬畏之心,最终道路交通将变得拥挤、混乱、危险,我们每一名交通参与者都将承担沉重的社会成本。换个角度,如果学员经过驾培机构的培训,成为了一名知法、守法、安全的驾驶人,从而降低违法事故发生风险,不但是为道路交通的和谐作出贡献,更为其自身创造了巨大价值,避免了一系列因交通违法事故造成的成本,这种战略上的核心竞争力一旦形成,并深植于社会和学员,最终一定会受到市场的认可,形成品牌效应。
  二是迅速反应,极致服务。
  近些年来,随着管理部门加大监督力度,供需关系改变,驾培行业“吃拿卡要”现象正在逐步消散,驾培机构的服务意识也越来越强。但随着学车低龄化,新一代学车群体对新鲜事物的认知以及对“服务”的需求也由依赖人工转向依赖机器,更加注重“私人领域”。好的服务应当顺应客户需求,而不是自认为好的服务,特别是经历过此次新冠肺炎疫情,学员对于“低接触、无人化”趋势的培训模式青睐有加(见图)

常态化疫情防控下的驾培生存发展分析

  同时保证学员需要服务的时候随时响应,由主动式服务转为响应式服务。在驾培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环境中迅速的反应决策,将为提升企业市场价值承担越来越重要的角色,也一定会成为未来企业获取市场价值的利器。迅速反应能够快速触达客户心智,树立品牌形象。
  三是教练员价值转换,重“教”轻“练”。
  2008年至2016年,伴随着我国机动化进程的高速发展,行业迎来了爆炸式的增长。由于驾培行业门槛低,资本的输入造成了培训能力供给逐渐大于需求,因此行业堆积了近2万家驾培机构、80余万教练车以及90余万教练员,供给侧约为需求侧的2倍,产能严重过剩,驾培行业也被公认为人力密集型行业,且科技化、信息化水平较低。另外,随着人口素质的提升和人力成本的提高,无论从管理部门、驾培机构还是个人职业发展角度,教练员这个职业将会随着技术的发展逐渐被“淘汰”。特别是基于虚拟现实模拟器,机器人教练等先进技术已经愈发成熟,可以实现人工智能驾驶培训,“教练员”被需求的程度也会大大降低。但这并不意味着不需要教练,而是将以往“练”的工作重心向“教”转移,即由驾驶技术输出转向安全文明意识输出。科技的应用使人力能够更合理的分配,教练员也将成为道路交通安全文明的布道者,而不是驾驶机械动作的训练师。
2019国拍自产在线综合  疫情的发生暂时打击了行业的发展,但是也不失为一个令行业从业者深度思考、纠正路线、明确未来的机会。今后一段时期,无论是上级管理部门还是学驾群众,都会重新审视驾培行业作为向社会输送驾驶人的关键性及重要性,并逐步扭转考试作为指挥棒的现状,将重新树立“安全至上”的行业价值观。这不仅是为交通强国建设战略巩固基础,更是为我国形成安全、文明、守法的汽车文明打磨坚实的软实力。(来源:中国交通运输网)

91pram 最新 91pram 最新 91pram 最新